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出柜这件小事》

★《私定终身》番外
★搜索tag:RJ私定终身







是什么时候发现格瑞与嘉德罗斯的关系不对劲的呢?

瑞父瑞母也不太记得,当时只觉得两个人关系好的过头,但是嘉德罗斯年纪太小,他们也没想到那方面,以为是格瑞独身子女太久了很喜欢弟弟,而嘉德罗斯喜欢撒娇而已。

能够清晰记得便是,饭后夫妻二人总喜欢出去溜达上两三个钟头,在外边手握着手一起回忆年轻时的相遇。有一天瑞父突然想起来要给好友捎去一个文件夹,两个人半路折返,回到家门口,瑞母还没掏钥匙就被瑞父阻止了,屋子里隐约传出嘉德罗斯带着泣音的叫喊,叫着不要,和格瑞。

“我劝过你,不要来招惹我的,嘉德罗斯。”

“呜……不、等……”

愣愣的瑞母被拉走时还在想,自己家这个闷闷的儿子怎么变进攻系了。当天两个人哪里都没去什么都没有回忆,就在公园里面对面坐了半天,面面相觑。老实说他们只有这一个儿子,从小优秀,一直是他们的骄傲,突然发现这个儿子弯了那是相当的呆愣。可是嘉德罗斯,一个年级比格瑞小,个头比格瑞矮,成绩比格瑞优秀,家世比格瑞好的这个小家伙,一直以来他们也都很喜欢,甚至当做了亲儿子来养。

嘉德罗斯在他们看来颇有种天真浪漫的感觉,做事随心所欲,仗着自己的天赋与成就肆意妄为,但总会在他们面前收敛几分,甚至还会帮着洗碗。现在想想,格瑞对嘉德罗斯若即若离,嘉德罗斯总是对他闹腾,说不定从那时候开始就……

瑞母叹了一口气,语气很迟疑:“……我蛮喜欢嘉嘉的。”

当然喜欢了,从格瑞在九年前捡回这个湿漉漉的小家伙的时候开始,他们四个人就已经认识了。那个时候嘉德罗斯比现在凶悍,九岁的年纪,圆鼓鼓的脸蛋,仿佛脑袋上顶着老虎耳朵身后长了条尾巴,说起话来尾巴就在地上啪啪啪的打,即便狼狈不堪,也像是小国王。他一边奶声奶气的说话,格瑞一边应,给他擦头发带去洗澡换衣服,俩夫妻那个时候还拍了不少照片,现在那些照片看起来就像是换了一种味道,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用初心看进去了。

瑞父握着老婆的手,感慨着自己已经老了。

“……随他们去吧,如果他们真的有心,嘉德罗斯父亲那一关通过了,你跟我也就不用纠结这些了。”

嘉德罗斯的父亲,被誉为商业界最强的男人,旗下品牌串一串数都数不过来,收购的公司不计其数,但却又不改名字,除非特地询问否则你只会在文件上看见这些地方隶属于圣空星集团,而嘉德罗斯就那些所有财富的继承人。他们也听嘉德罗斯唠唠叨叨过管理公司有多令他不爽,那些老油条根本不把他一个小孩子放在心上,他父亲却一再告诉他怎么处理老油条才是他是否能够资格进入下一阶段的重点。

格瑞虽然优秀,但是怎么能入的了那个男人的眼里。

“你跟他当初不是一个学校的吗?”

“同校过,不同班,也不过一年。”瑞父说的实话,嘉父和嘉德罗斯一样,都属于天之骄子类型,嘉父好似天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年读完他们六年的课程令人叹为观止:“听说他和那时候的校花谈恋爱,一谈好几年,最后结婚了也算修成正果。”

“也算好的。”瑞母颇为动容。

“但是生嘉德罗斯的时候就撒手走了,所以……”

对妻子的爱,对儿子的爱与期望,叠加在一起就是困难重重,格瑞又要怎么去争取自己的机会。

夫妻二人坐到世界差不多,转身回去,两个人房门紧锁,已经恢复了平静,沙发上什么东西都没留下,空气中也只剩下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格瑞还真的是做的十分周到,就这种感觉他们三五年都不会发现这里发生了什么。

后来的日子他们便看着二人怎么办。

嘉德罗斯显而易见的从骨子里透出了滋润过度的味道,对格瑞总是说不上像以前那么亲近,但是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多,他们两个人每天出门本来是想要个二人空间和散步,现在变成了给他们两个人腾地方。

没有多久嘉德罗斯就和家里闹翻了,臭着脾气连对着格瑞都没有好声气,只有面对他们的时候才会收敛,格瑞就顺着毛捋,这个时候格瑞才找他们打算谈一谈。

“我对嘉德罗斯一见钟情。”

可是那时候他才九岁。

“我等他成年等了九年。”

这也不是你在沙发上做的理由,他们都不敢坐下去了。

“嘉德罗斯对他的父亲坦白了,所以我也向你们坦白,我的性格你们也清楚,这件事已经决定了。”

不撞南墙不回头,撞碎南墙继续走。

“爸?妈?”

格瑞眼里透出一股疑惑,瑞父忍着笑:“儿子啊,下次就不要在沙发上了,你妈洗沙发套很辛苦的。”

瑞母非常平静的喝了一口铁观音。

“没事,不辛苦,毕竟还要洗床单。”

格瑞破天荒的露出了窘迫的表情来,耳根子红红火火一路烧下去,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到头来也就剩下一句谢谢。他出去和嘉德罗斯说了几句话,嘉德罗斯便露出震惊的表情来,一脚踩在格瑞脚面上连声音都忘记压制了:“我就跟你说不可以了吧?!”

“明明是你自己……”

“闭嘴!!!”

这时候他们又找回了当初的感觉,那只小老虎的尾巴在地上拍的震天响,却透出一股愉悦的味道来。嘉德罗斯也犹犹豫豫的蹭过来说了谢谢,后来见他们真的不在意又拍着胸脯答应,一定会照顾好格瑞,格瑞的忍笑声又惹得他暴起问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

嘉德罗斯的世界里只分两种人,宠爱他的与不宠爱他的人。

他身边两个跟班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他的身边只围绕着强者。

“格瑞他们终于公开了?我就跟嘉德罗斯说嘛,格瑞看起来是死闷骚实际上真的就是死闷骚,所以主动要打在点上,我可是读瑞机,哪里不会就来找我!”

金出门倒垃圾的时候遇见二老,胸脯拍的震天响,作为格瑞唯一的朋友他的确是最好的狗头军师,喜滋滋的获得了在格瑞家吃晚饭的权利,两个金毛争一块肉争半个小时,到头来玩游戏的时候还是挤在一起吵吵嚷嚷。

“啊啊啊嘉德罗斯快来救我!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死吧渣渣,开局两分钟你要给我死了我就让你在这里就去死!”

“啊啊啊我要死了!诶嘿死不掉——”

“闭嘴,吵死了!你这个渣渣!!”

“嘉德罗斯好凶,叫一声哥哥比较好吧?啊啊啊嘉德罗斯你在做什么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被包围!”

“去死啊!”

格瑞就在他们后边喝奶,二老就去圣空星集团总部喝茶了。

嘉父看上去是那种张口就是,给你三百万,离开我的儿子,天凉了你该破产了,那种人。三个人静静的喝了两杯茶,嘉父才开口,带着点迟疑的询问嘉德罗斯过得怎么样。

离经叛道他宠出来的,肆意张狂他溺出来的,但是骨子里的倔强他也一清二楚。

“嘉德罗斯很像他的母亲。”

最后嘉父也就剩下这么一句话,交代了让嘉德罗斯有空回家,就派人开车送两个人回去了,推开门的时候嘉德罗斯窝在格瑞怀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格瑞专注将一枚戒指套进他的手指里,两个人十指交扣,各自有各自的欢喜。

一晃眼过去了九年,那群孩子都长大成了能够自主决定的模样。

我们都老了。

又过了三年,嘉德罗斯已经继承了圣空星集团,每天花标准八个小时解决事情,雷打不动将剩下得丢给秘书,电话关机回家跟格瑞腻腻歪歪,被媒体报道了八百回还敢在新闻发布会上瞪着眼睛说。

“我跟男人在一起是有多新鲜让你们能一次又一次集体有兴趣?我开新闻发布会是为了新产品的发布,你们是为了花边新闻,秘书呢,把那些提问和应和的媒体记下来,去问问他们的老板是不是不想做了。”

“大惊小怪,一群渣渣。”

原本他们夫妻两个人的养老生活此刻加入了第三个人,嘉父也乐得清闲,泡着杯普通档次的茶,三个人能坐一整天。

“可惜就是抱不了孙子。”

这是三个人唯一的感叹。

后来格瑞从孤儿院抱回来个小孩已经是后话了。

评论(12)

热度(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