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昨日星辰》雷卡 原著向ABO

第三章



★前面内容并非科普ABO,而是有加入私设,希望不要跳过。








ABO。

这个世界上又一个不可抗力。

神造万物,赐予万千星球与居住者,自然要令他们繁衍生息。而神之所创造自然不会那么简单,人类简单的分为男女二种,在两大基础上衍生出六个分之,即男性Alpha,Beta,Omega,与女性Alpha,Beta,Omega。

也并非仅此而已,性别的划分有属于自己的含义,例如人生来就分三六九等,身份阶级智商头脑外表环境,性别也有这种道理可循。Alpha可以说是性别的顶端,不论男女必然拥有强壮身体与优等的潜力,成为人上人也已经是板上钉钉,现如今这个世界所有重要人物皆是Alpha,未有例外存在过。而也有可以忽略不计的弱者Alpha,会被所有人驱逐。而Alpha生来居上位,即便是女性也是能够致使人怀孕,他们的精子活跃度非常之高,所以社会看中Alpha的能力与生育力,而他们也拥有子宫,但是退化到基本只作为可以切割的无用器官存在。唯一的缺憾便是他们容易受到Omega的蛊惑进入发情状态,六亲不认化为野兽,平日里相处无事,易感期是他们必须要独处的时期。

Beta是世界人口组成最多的那一部分性别,他们平庸能干,怀孕率与致人怀孕率低下,不拥有易感期与发情期,所以能够勤勤恳恳的工作。

而Omega是每个星球都重点保护的对象,甚至有的星球Omega稀缺到杀人也能无罪。Omega是除却Beta之外能够怀孕并且怀孕几率几乎是百分百的性别,天生居下位,女性拥有子宫男性拥有生殖腔,平均五十个婴孩之中才能出现一个Omega,而所有性别都在十五岁时才能划分,所以拥有多少Omega一直都是未知数,没有Omega必然导致的是人口稀少,Alpha得不到满足,所以Omega一旦分化便会被登机在册,在二十五岁后还未拥有伴侣便会由Omega保护机构分配给优秀的Alpha。

因为Beta即便与Omega结合,生育力也不会提高,反而会导致Omega怀孕力下降,所以社会提倡AO结合,BB自我消化。

Omega的发情期可以轻易的诱导数名Alpha发狂,为了标记处在疯狂中的Alpha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完全性的丧失理智。

ABO三种性别皆有腺体在脖颈处,除却Beta不会拥有气息之外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味道,重复的可能性较低,AB腺体退化无法被标记,曾有人实验过,例如Alpha标记Alpha会失败并且致使生理厌恶,Alpha标记Beta会存在一周,再进行标记也会存在一周,如果不进行继续标记则标记消失。Omega的腺体发育良好,不可被Beta标记,只要被Alpha完全标记(则进入生殖腔)便会存在一辈子,暂时标记(不进入身体只咬腺体)会存在一个月左右,暂时标记是情侣之间会出现的标记方式,而单身则会选择抑制剂,为避免分手等各类原因提倡婚后再进行永久标记。

根据星际国际法的法律规定,任何私自割除腺体结扎的Omega将被判处死刑。

而帕洛斯,就是一个割除了腺体做过结扎的Omega,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加上他欺骗过许多星系掠夺钱财军火等行径,已经是在通缉中的逃犯,最后一个加入海盗团的人。卡米尔说他要小心是因为即便挖掉腺体也只是会避免被标记,发情期依旧存在,而Alpha更喜欢这样不需要负责的Omega,玩死了也不过就是死了,Omega保护协会一句话都不会说。

整个海盗团,雷狮自然是Alpha,气味浓烈,类似于龙舌兰这得烈酒,充斥着海风与狂雷的危险。佩利也是Alpha,他的味道炽热,像是某种火焰在燃烧,简而言之也是侵略性满满,Alpha的味道大抵都是如此强烈。而帕洛斯的味道也非常具有代表性,甜软的发腻,像是一大把棉花糖同时进了嘴里。

所有人里只剩下卡米尔,因为刚至十五岁,离分化期还有一段时日,他闻不到所有人的味道,连帕洛斯的味道都是雷狮告诉他的。他的警告拥有充分的理由,帕洛斯也没有反驳,只是在承认之后又眉眼弯弯的去意有所指。

“可是卡米尔,你也快要到分化期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如果是Omega的话……”

那可就有意思了,不是吗。

“够了。”

雷狮一句话结束了话题,佩利看来看去都找不到说话的点,他也没听明白现在的话题,索性蹲下来在一旁,帕洛斯自然而然将手搭在他的脑袋上,笑而不语。卡米尔同他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警惕的小黑豹可不是他大哥那样随心所欲的人,处处警惕留意,害得他做事也要加倍小心。

“这与我们所知道的并不相符合。”

突兀出现的声音打破了暗流汹涌的氛围,四人齐齐看向大屏幕,棕发男人手持双剑站立原地,声音铿锵有力:“在下所知的仅是,这里能够实现愿望,但是如果这个实现的方式如果是残杀……”

悬浮在上空的丹尼尔裁判长微微笑了起来,那男人也明智的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是背在身后的双手捏紧了武器。雷狮他们选择的镜头恰好是从男人背后观看,所以无法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子,却可以清楚的看到丹尼尔裁判长的脸色。

一如既往,稀松平常。

“我希望诸位不要遗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赛场上。”

“为了实现什么样的愿望,拥有什么样的遗憾,在这里最终有人能够获得那样的奖励,但是——谁认为那是轻易的,又有谁认为这是过家家一样的儿戏?这是对所有参赛者最大的不尊重。”

“去拼命,拼上自己的性命,有这样觉悟的人才有资格获得最后的奖励。”

“安迷修选手,请问你也听明白了吗。”

雷狮嗤笑了一声,傻子,谁都看得出来这个事情已经不简单了,这样的强出头,可不就是要被当成靶子。被道出姓名的男人居然也没有恐慌与气愤,他的话音里只有与刚刚如出一辙的硬气。

“在下深深的明白,也会尊重。”

“那么在下会以自己的方式来参加,感谢丹尼尔裁判长的提点。”

雷狮抬手关掉了屏幕,重新将团员的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漫不经心抬起下颚,雷神之锤架上肩头,他的语气轻蔑,视线悠悠偏向某一处,气息涌动。

“狩猎,开始——”

评论(6)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