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文手挑战甜虐十题之五》雷卡

#文手挑战之甜虐十题#★甜文专场

#以下面任何一句为开头,写一篇甜文#




1.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这个冬天比之前任何一个冬天都寒冷,因为过往都是我们互相依偎在一起度过,而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

人都是有生老病死的。

我们互相扶持着过了一辈子,从懵懂无知的幼童,成长为蹦跳着玩耍的孩童,而后是梦想追逐星辰大海的少年,安稳过日的青年,交握的双手连纹路都契合。在那些所有的日子都过去之后两鬓斑白,当初在星空下雄心壮志说要走遍整个宇宙的他,也笑着同我说保温杯里泡枸杞的生活还不错。

“我想和您一起死去。”

我想我也是任性的,能对他说出这样一句话,但我是如此渴望着握着他的手和他一起闭上眼,迎接生命的最后衰败。虽然他活的稍微比我久一点,但他死去之后灵魂凝聚在空气里,衰老的样子都消失,依旧是那副年轻的,活力旺盛的样子,头巾飞扬在身后,抬眼锁定我的位置,笑意满满的溢出来:“是不是证明,我比你爱我更爱你一点,所以才要好好把你送走了再和你一起走?”


他抱着我,怀抱依旧温暖。

“让你久等了,卡米尔。”

“我会永远等待您的脚步,大哥。”





2.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清晨落在额头的吻唤醒他,而后腰部便会被搂住,养着的那只猫从床头柜上跳跃而下,我靠在他的胸膛听见心跳的声音。而后头顶会有一个吻,他倦懒着对我说:“卡米尔,早安。”

交扣在一起的手指在同一个位置戴着同一款戒指。

“早安,大哥。”

我会分开双腿跨坐在他身上索取下一个吻,婚后的生日日渐让我也懂得主动,他喜欢这样,偶尔就会让我一整天只能在他身边度过。他进入我,我接纳他,在气息交换的时候说出爱语,精神相连般能够感受到这份真切的心意。

何必去提起,你我心知肚明。





3.如果有一天我背叛了你,请把这把剑插进我的胸膛。



忠心耿耿的臣子应该宣誓自己的忠诚。

我曾亲吻他的膝盖,亲吻过他的手指,与最危险的脖颈,现如今下跪起誓将终生效忠——这本是根本没有必要,也无需存在的,多余的举动,但我依旧会去做,不论理由是什么他都值得我这样去宣誓。

“卡米尔,我不会把剑插入你的胸膛。”

他站在我面前,对我伸出一只手来,四目相对,他眼里依旧是给予我无限的可能性与悠远的自由感。他伸手将我拉起,强硬的拉进怀里,掌心隔着衣服也能够传递体温,他的呼吸近在迟尺温热的撒下来。

“我相信你的心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不过进入你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大哥,我要生气了。”

“我认真的,考虑一下?”

“否决。”





4.只有当海在天空奔腾,云在地下漂泊,岩浆在山间流淌,夜莺在坟墓唱歌,我们才会再见。


当吟游诗人唱出这句歌词时,我和大哥正在角落里见不得人。







5.今天是我爱犬死亡的第一天。

佩利会十分开心我并不爱他,因此死的并不是他。

一个东西总是会失去,我用一块小蛋糕来哀悼。实际上我根本没有那个心情要去难过,我的爱基本上都给了大哥,这只狗我养着也不过是多余,虽然说起来会有点冷漠,但我基本没有多余的怜悯,如果你经历过我的生活你就会知道那些东西最开始就应该被抛弃。

如果你希望,我们以后再养一只。大哥是这么说的。

“如果大哥你下次不会再不小心把它卷进战斗范围里,我想可以。”

“人难免都有失误的时候。”

“大哥,你的占有欲可以收一收了。” 我说:“没有那个必要。”

我除了你,谁也不爱。








——————————————
题目作者秦肃。

评论(3)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