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无题》雷卡随笔

在雷卡茶会坐着的时候码的。






“大哥。”

两个字,简简单单,普普通通。

发音标准,干脆利落,带着少年变音期的低哑,落在地上。

雷狮的手从同事的肩膀上滑下来,挑着眉,眼前的少年连穿着也像声音一样利落,牛仔裤,衬衣扎在皮带里,薄薄一件针织外套,右手托着浅绿色行李箱,站在光里。

六岁至十六岁的时光呼啸而过,夹杂着冰冷的雷电。

“这个,是你的弟弟?”

同事疑惑的指着少年,不过十九岁左右的少年略略点头,拘谨的向他问好:“您好,我是卡米尔。”

“下次再说。”雷狮不等同事反应直截了当丢下结束话题的最后一句,手上车钥匙一转头向地下车场方向一偏,不在多说一句话,只向着地方走去。卡米尔再次点头示意,礼貌将离开的意思传达后托着行李跟上了雷狮的步伐,留下愣愣的同事不清楚传闻中孤身一人的雷狮,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弟弟。

黑色桑塔纳发出低低的声响,后备箱高高打开,卡米尔一步不停走过去,将看起来小重量也轻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抬手扣住后备箱边沿合上了他。雷狮就坐在驾驶位上,西装外套丢在后座,烦躁的将未点燃的烟夹在手指间,从后车镜看见这一幕。卡米尔长大了,也不是以前那个矮小的能被他整个抱在怀里的模样,双腿修长,手一抬就能抓住后备箱盖。但依旧瘦,瘦的像是营养不良。

雷狮收回视线,卡米尔已经打开了副驾驶车门,侧身坐了进来。车门合上,已经只剩下他们而已,但是两个人谁也没说话,谁也没动,最后还是卡米尔摸了摸四周,才开口。

“没想到大哥会开这么便宜的车。”

“……能开就行。”雷狮把烟随手丢进卡米尔怀里,启动了车子。卡米尔捏起烟把玩了一圈,低声说了一句失礼了,没等雷狮想明白哪里失礼,他便抬手摸进雷狮口袋里,探出了打火机点燃了烟,叼在唇瓣间。雷狮阴沉着面色,眼角余光瞥见卡米尔熟练的模样,心里就像是有团雷在嘶吼着想要爆炸。

他们已经三年不见,从前的无话不谈,现在的无话可说。

“你从国外回来,叔叔知道吗。”

“不知道。”卡米尔轻描淡写的回答,把烟蒂点出窗外,烟雾缓缓溢出唇齿间模糊视线:“知道了也不会来抓我。”

“你去美国三年,连抽烟都学了?”

雷狮简直要气笑了,车速提高了一档在高速公路上飞驰。雷家死掉的时候雷狮才二十岁出头,大学里肆意挥霍青春,跟老爷子顶嘴,没想到真的有一天雷家就不复存在,老爷子死了,自己爹妈兄长车祸也没了,一个个死了个干干净净灵牌都不知道要怎么摆。剩下的走的走,散的散,家产没收,不动产全封,除了几件衣服和卡米尔他什么都不剩下。这时候在国外的叔叔回来了,说是要接走卡米尔,雷狮本不同意,但是对方以卡米尔的学业与生活质量为谈判条件,并且深刻检讨了自己抛弃卡米尔的行为。最后他说,卡米尔的母亲很想卡米尔。

于是雷狮说,你跟他走,卡米尔说,好。

一别就是三年。

一根烟到了底,卡米尔丢出窗外,抬手给自己扣好安全带,低低垂着眉眼:“啊,喝酒,抽烟,打架,大哥会的我都会。”

他抬起眼,带着股薄凉的味道。

“大哥,我只值一个房子吗。”

“这次我回来,是想问清楚,为什么大哥要推开我。”

雷狮还记得,他十八岁生日的那个午夜,卡米尔的吻轻轻落在唇角的味道,直到如今已经寡淡的再也回味不出,干的发涩。他转动方向盘下了高速,回到现如今的房子,他换了房子,捏着那个合同却心知肚明,即便现在有了自立根生的能力也换不回一个卡米尔。车在门口停下,卡米尔没有下车的想法,他解开安全带侧过身,爬到驾驶位坐在雷狮双腿上方,大胆的不像从前那个他。

“大哥,你为什么不说话。”

“怎么,在你那个家待的不舒服吗?”雷狮抬手压住他的后脖颈,叹了一口气:“你知道,那个时候我自顾不暇,也不能耽误你,既然有好的环境,你去有什么不行。”

“好的环境……大哥指的是什么。”

卡米尔凑过来,吻上雷狮的唇角,话语冰凉,冷的雷狮也四肢僵硬。

“是衣食无忧,不愁吃穿?”

“是优等学校,还是数不尽的零花钱?”

他的双臂合拢,胸膛与胸膛贴合,心跳的频率错乱,暧昧横生。

下一刻,冰雪覆盖。

“还是作为那个女人的玩具,被掐着脖子,鞭子抽打,一巴掌一巴掌的抽到天亮?”

“还是被那个女人,扣着头颅砸在墙上,直到脑震荡?”

“还是被以抚养的名义,养成一条狗?”

“大哥,你希望是哪个呢?大哥……”卡米尔侧了侧头:“您的呼吸很不稳定,需要我起来吗?”

下一刻雷狮抬起了眼,暴怒充斥着那双好看的眼睛,紫色的,像是雷霆万钧的海域密布紫色的云,抓住卡米尔的手臂,力气之大定然是淤青了一片,可卡米尔一言不发,甚至一动不动,面不改色。

“你再说一遍。”

“那个该死的东西怎么对你的?!”

卡米尔定定的看着雷狮,看清楚那双眼里的震怒与悔恨,他咧嘴笑了出来,不顾手臂的疼痛,凑上去又亲昵的与雷狮贴在一起:“真好,大哥你果然不知道。”

“他说你知道,他说你故意。”

“可是我怎么会信,所以我要找大哥,找到大哥,我要回到大哥的身边。”

“没关系的大哥。”

卡米尔完全的放松,完全的信任:“大哥清楚雷家是怎么没的,所以他也会怎么没掉的,怎么做的,就怎么回馈回去。”

“大哥会调查,但是谁都不肯说。”

“但是我知道。”

“你最好说清楚给我听,卡米尔。”

等卡米尔说清楚之后他们已经在沙发上滚在一起。雷家没了是因为他的叔叔,他想要过富豪的生活,但雷家早已将他驱逐,而国外,那个所谓的卡米尔的母亲是个离过婚的暴发女,神经上有很大的问题,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发狂时总念着孩子。为了巨额的嫁妆,他想尽一切恶毒办法最终如愿以偿,极尽奢靡的生活。卡米尔虽然吃穿用度都很好,但每个月始终有一天要陪着所谓的母亲,而后被殴打直至重度昏迷。后来卡米尔有计划的安抚,各路搜索证据,最终查证了一切。

这次回国是为了回到雷狮身边。

即便所有的暗线都会指向卡米尔,也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能带走他,更何况他已经回国,而事情才刚刚开始。

“我对不……”

卡米尔不允许雷狮道歉,他吻上去,用行动证明自己不在意,只要能帮助到雷狮一切都无所谓,这颗受伤的心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安抚,只要雷狮是的确不知情,他就可以被拯救。

“大哥。”

“时至今日,我依旧爱您。”

“不需要理由,不需要任何,只需要您一个吻。”

评论(11)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