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雷卡夏日企划】《去海边》

“去海边?”

 

“对,去海边,度假。”

 

卡米尔几乎是立刻生出一种抵抗来,他对出门并不感兴趣,更何况是那种炎热又人多的地方,但是雷狮双臂搂在他的腰上,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补充完全:“我家的海边,我买的别墅,只有你跟我。”

 

可是这跟在家里有什么不一样?

 

雷狮搂住他,两个人窝在沙发上,十指相扣,亲昵的额头贴着额头:“把你晒的黑一点,健康点,带你去游泳,怎么样?”

 

“还有啤酒,西瓜,和烤串?”卡米尔往雷狮怀里靠了靠,冷气开的有点过头,他的身体都是冷冰冰的,雷狮忍不住用手掌一遍又一遍的抚摸过卡米尔的手臂,两个人靠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全部:“对,只有你跟我——如果你不介意……”

 

“如果我不介意,你还要叫上佩利跟帕洛斯。”

 

“你应该熟悉他们了。”

 

“我不喜欢帕洛斯。”

 

“他身上都是你不喜欢的东西,轻浮的,不值得信任的,我清楚。”雷狮亲吻他的耳垂,低低的笑:“实际上你就信任我而已?你也清楚,帕洛斯那个样子也不过是在这个社会摸打滚爬成功的后果。”

 

卡米尔不再说话,他转头让雷狮也不能再说话。

 

即便是不喜欢,但到最后他仍旧同意了,只不过有个条件,这些天雷狮不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因为会被看见。雷狮欣然同意,捞起人亲了一口就去准备了行李。他向来是想做就去做的人,因此收拾安排起来也迅速,没有一个小时门铃就响了起来,帕洛斯的声音远远就飘了进来,卡米尔坐在房间里,竖起耳朵听他们三个人说话的声音,盯着自己的行李箱发了会儿呆。

 

他没有什么好值得收拾的,几件衣服,一副耳机,就再没什么其他,箱子空荡的很。想了想他窝进行李箱里坐着,雷狮不允许别人到他房间来,所以卡米尔倒是不怕他人看见。雷狮开门进来,果然一进门就愣住了,眼里笑意一下子涌上来,满满铺上一层。

 

“做什么呢。”

 

“没有行李了。”

 

“行,我把你带上就妥了。”

 

雷狮把他抱起来放在床边坐着,替他整理好了衣襟,即便是这样的夏天卡米尔也不想将自己暴露出来,长裤长袖裹的严严实实,袖口略长遮住大半个手掌,露出十个白皙柔软的指头。他穿的这么多神奇的也没有憋红的感觉,就像是真的心静自然凉一般。雷狮牵着卡米尔的手出去,帕洛斯自来熟的从冰箱里顺了可乐喝,对卡米尔挥了挥手,眼角眉梢都带着狡黠:“好久不见,卡米尔。咦,怎么觉得你好像瘦了?”

 

“对啊对啊,卡米尔。”佩利趴在沙发上扯着自己的背心,活像一只热狗:“你怎么又瘦了点?老大你是不是没给他吃肉啊?要吃肉才能跟我一样强壮。”

 

雷狮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没有出声。

 

帕洛斯笑出声,他倒是看见了卡米尔掐着雷狮腰的两根手指头,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抬手拍了把佩利:“蠢狗,谁像你一样每天就想着肉,休息够了没有?我们可是要出发了。”

 

“好了好了!”

 

佩利急忙从沙发上跳下来,眼里都写完了渴望:“啤酒!烤肉!本大爷来了——!!”

 

卡米尔稳了稳心神,松了雷狮的手。他跟在雷狮的身后出了门,看了看外边的世界,回过头雷狮已经将门锁上,迈步向他走来,风吹动了发丝,雷狮再度向他伸出了手。

 

“吱——”

 

蝉叫了。

 

卡米尔答应的时候便很犹豫,等真正到了地方他果不其然的开始反悔,夏日的太阳简直是要将他身体里的水分都抽干,行李都丢给别墅的管理阿姨收拾,雷狮二话不说就把卡米尔扒光了换上泳裤拎到了沙滩上。

 

沙子都是烫脚的,卡米尔自暴自弃的蜷缩在遮阳伞的阴影底下,带着显而易见的无奈与颓废看着雷狮和佩利单人对战排球,帕洛斯做着裁判也活力十足,只有他,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雷狮的准备也就是一通电话,冰镇西瓜和冰饮料都有,卡米尔企图躲在这里熬过三五个小时,心静自然凉已经不管用了,他热的迷迷糊糊。雷狮似乎是玩累了,走过来将卡米尔喝过几口的乌龙茶喝了个精光,汗水顺着腹肌一直滑下去,卡米尔的视线在他身上循环一圈再去看他的脸恍惚的想,这个笑容太耀眼了,根本不能睁大眼睛去看。

 

 “想去海里吗?”

 

“我不会……等——?!”

 

他还没说完便被雷狮抱了起来,不容拒绝的被捏着下巴对准唇瓣咬了一口:“我教你。平时因为待在家里,但既然现在都出来玩,如果没让你也加入,我为什么不干脆在家里买个小游泳池?”

 

无言以对。卡米尔知道,平日里雷狮是不会非要他一起,只是现在,他的确应该要跟着雷狮了。

 

海水是冰凉的。凉的有点不切实际,雷狮的手掌心带着近乎灼热的温度,贴在他消了那么点赘肉的腰上,两个人贴在一块,体温都在传递。他试图自己动了动,毕竟雷狮还是直立着,但是他也想到了二人之间的身高差,所以果不其然脚底下一空就滑下去不少。海水浅浅没过他下颔又被雷狮捞起来,抱在怀里就不放手,浮力使得卡米尔下半身总是要起来,两条腿要向下压,于是重心也向下压去,身体贴在一块上下的浮动。

 

头顶的太阳是火辣辣的,泡着自己的水又冷冰冰。

 

卡米尔有些晕头转向,他抱住雷狮不松手,静静的任由雷狮带他向更深地方游了些许,他喜欢雷狮的怀抱,温暖的胜过自己的床榻,雷狮跟别人不一样——福利院的阿姨也抱过他,但是冷冰冰的令卡米尔想要躲避,只有雷狮是他想要的温度。

 

第一次感知到这种事情是他被告知有人来探望他,踌躇着离开房间从楼梯上下来,雷狮站在最底层看着他,笑着问:“你就是卡米尔?”

 

他还未说点什么便眼前一黑,狠狠摔了下去,却没有预想到的疼痛。低血糖症状褪去得很快,他睁开双眼就是被拥在怀里的动作,雷狮稳稳接住了他,眉头皱着,不高兴的揽着他的腰。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

 

那一瞬间大概就是,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忽然星河浪漫,星空闪烁着无数璀璨的光辉,有光撕裂了黑暗,万顷疆土重见天日,流星聚集着下了一场雨——他紫色眼眸里囊括了这所有景色。而后雷狮的体温传递了过来,少年的活力满满的都是温暖的味道,他的额头贴上了卡米尔的额头,连忍不住的笑意都传达着。

 

“……你脸好红啊,卡米尔。”

 

无端的信任全都交付给予,直至现在也从未改变过。

 

思绪回笼,卡米尔听见雷狮的话语。

 

“我觉得我们下次应该去潜水。”

 

“或许可以。”

 

“你刚刚在想什么?”

 

“在想大哥。”

 

雷狮顿了顿低头看向卡米尔,他在那双眼里看见了浅浅的笑意,喉间一哽,转身就把卡米尔摁在礁石上。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帕洛斯和佩利已经收拾妥当了,佩利还没问什么帕洛斯便露出个惊讶的表情:“卡米尔,你腿抽经了?”

 

卡米尔闷闷的应了一声,挪开了视线。

 

打横抱着他的雷狮没顺着话题,反而直接越过了他们,走向停车场。佩利挠了挠头,有些不解:“我是知道卡米尔身体不太好,但是雷狮老大有没有太照顾他了点?爷们一点不好吗?”

 

“你懂什么。”帕洛斯拎着自己的鞋子骂了声蠢狗:“没看出来他们的关系?”

 

“兄弟关系?不然什么关系。”

 

“……你跟我的关系。”

 

佩利愣了愣,突然笑了,上来就把帕洛斯抱起来冲着雷狮跑去,帕洛斯笑骂了几句,到底是没说他什么。

 

这套海边别墅装修的还算不错,就算是在海边也挖了个场地坐游泳池,上面铺了玻璃,即便是下雨天也依旧能玩耍的设计。雷狮对这个地方非常满意,回到这里之后又下去游了一圈,这才去冲澡。而卡米尔异常疲惫的冲了澡,去厨房看了一圈,确信没有能够立刻能吃的东西才抽出了菜刀,准备自己做一点。

 

他对厨艺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研究,估计就是勉强能吃的地步,白水煮面条放一把青菜他能吃个撑还不带嫌弃。

 

没等他找到面条在哪里,雷狮就擦着头发出来了,把他抱起来往桌子上一放,从保鲜柜子里拿出块牛肉,抽出把刀二话不说开始切条。雷狮对进厨房这种事情并不介意,尤其是在吃了一整个礼拜的白煮面发出抗议时,卡米尔真诚递给他一瓶老干妈后,他开始挽起袖子自己行自己上了。但到底是半吊子的水平,做个家常菜还行,味道也就普普通通,刀功倒是不错。

 

卡米尔晃着腿坐在桌子上,听着佩利和帕洛斯从客厅里传来的对话声,电视机吵吵闹闹着不知演着谁与谁的家务事,窗外的光线渐渐暗了下去,似乎是太阳落下了,海风吹满了整间屋子,配合着雷狮一刀一刀切在案板上的声音,像一幅画卷平摊在眼前。他静静注视着雷狮的后背,黑色背心因未擦干的水而黏在身体上,紧紧的勒出所有,肌肉起伏的线条引得人口干舌燥。

 

这一刻的心尤其的沉静。

 

雷狮这头专心致志的切着这一大块牛肉,先成片后成条,满满当当一整盆,弄点地瓜粉下点水和盐,搓个均匀就放下去了,洗完手抽张厨房用纸擦了擦,朝着客厅喊。

 

“帕洛斯,进来搭把手。”

 

帕洛斯几乎是立刻就出现了,佩利大概还在看电视,没有跟进来他朝着卡米尔笑了笑,就去柜子里找食材了。帕洛斯算是他们这里做饭最好的那个,卡米尔听佩利说过,是什么都会做,基本不难吃。

 

厨房油烟重,雷狮便又把卡米尔抱下来往地上一放往他怀里塞了一瓶AD奶,让他去客厅里待着。卡米尔听话的出去了,跟佩利隔着一个茶几,手里握着的饮料瓶还在滴水。

 

佩利看的是个家庭伦理,婆婆声泪俱下的要求儿子离婚,正是激烈的时候,佩利兴致缺缺,趴在沙发上,没了刚刚那种活力。

 

“怎么了?”卡米尔问道,佩利心思单纯,他还是愿意说几句话的。佩利翻了个身,拖长了尾音:“帕洛斯不在,电视就没趣了嘛,但是帕洛斯又不让我进厨房——好羡慕雷狮老大啊!”

 

卡米尔沉默了半晌,应了一声,转头看厨房。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厨房开了灯,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低声不知交谈着什么,脚步声沉闷。卡米尔对帕洛斯本没有什么好感,那个人浑身上下都写着危险,可是现在他却开始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所谓了,在这个四人团体里,帕洛斯已经脱了那身刺,来用心的对待了。

 

他依旧不信任帕洛斯。

 

但是他开始尝试着接纳,说服自己不去排斥。

 

他没什么不好。卡米尔心里想。至少他对佩利很好。

 

用过晚餐,吃点水果之后便是在客厅里打游戏,将近十点的时候雷狮说要去游泳,卡米尔经常熬夜因而也没有什么睡意,自然而然的跟上了雷狮。


他也换了泳裤,只是没什么想下水的念头,双腿浸在水里,上半身套着件衬衣,只扣着中间那颗纽扣,专注的看着雷狮游了两圈这才抬头透过透明圆顶去看夜空。这城市夏季的天气变化的快,原本还是艳阳高照现下却下起雨来,打在玻璃上方晕染开圆形涟漪后汇聚成水幕一层层流下去,没有了星星和月亮,只剩下接连不断的雨点打下。

 

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似乎也是阴雨连绵。

 

春季的天气阴沉沉压下来,一天几乎就要有一场小雨,隔三差五的大雨覆盖了整个城市,卡米尔蹲在水坑边上,从倒影里看自己与世界。雷狮穿着紫色的雨鞋,撑着伞,没有拉起他,而是也丢了伞一起蹲下来看。他们长得其实有点像,两张圆脸挤压在一起,雷狮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

 

“淋雨很舒服吗?”

 

“……抱歉。”

 

“说什么抱歉。”雷狮起身,这才将他拉起来,预见他的低血糖致使的身体不稳,单手就稳稳将他扣在了怀里,眉眼都带着随心所欲自由的味道:“走,我带你去抓蝌蚪。”

 

卡米尔还没露出回忆美好的笑,就被突然从水里钻出来的雷狮吓了一跳,雷狮脸上是恶作剧得逞的笑,双臂压在他大腿两侧的地板上,乱飞的水花洒了卡米尔一身,他的双腿因浮力而抵在了雷狮胸口,双目对上的第一秒就知道大事不好,果然没过多久他就整个人被拉进了水里。

 

雷狮非常享受这样抱着他的感觉,尤其是看着卡米尔从清清爽爽被他一个动作弄得狼狈起来,通常他都非常愉悦。卡米尔也不会生气,顶多无可奈何的唤他一声大哥,而后便随他怎么样。

 

现在卡米尔是浑身湿透了,衬衣黏在身上都变成了透明。

 

雷狮摸索着把那颗纽扣解开,分开两条腿就挤进去,卡米尔搂着他的脖子上下沉浮,咬着他的耳朵:“啊……大哥、帕洛斯他们……”

 

“不管他们。”

 

“卡米尔。”雷狮搂着他,在这无所依靠的泳池里就是他唯一的支撑点:“我爱你。”

 

卡米尔也不管什么帕洛斯佩利了,他闭上眼,两条腿挂上去,把自己全都交给他。

 

“……明天还要见人,但是,已经没有关系了。”

 

“大哥,我也爱你。”


下一棒: @静风三级东南向 

评论(8)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