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格瑞我甘霖娘》瑞嘉

★突然的自我。
★只是个随笔。
★猫猫瑞x人类嘉







嘉德罗斯发烧了。

他在这个七月盛夏,烧的一塌糊涂,蜷缩在棉被里还觉得冷。吃了药,睡了一觉,出了一身汗都没好,半吊不吊的卡在这里,还要应对时不时的骚扰。

捏捏小肚子和屁股已经只是轻的了,一开始还想着他发烧没有反抗的力气想来一次,嘉德罗斯只差没气到打嗝,到最后对方还是妥协了,毕竟嘉德罗斯这个样子也都全拜他所赐。

这个世界已经不太正常了。

嘉德罗斯如此想到。如果正常的话,谁家里养了三年的猫,会突然变成人类把你搞到喉咙叫破了,还没常识的不懂清理留到第二天让你发烧呢?

绝对是不正常的。他闷闷的把自己埋在被窝里,外边动了动,掀开了被子,一坨毛绒绒就挤进嘉德罗斯的怀里去了——还知道卖萌求原谅了吗?嘉德罗斯搂着小团子,困的七荤八素,他睡过一场却还是困,就像是熬夜了三天三夜还去ktv嗨了通宵喝了三箱啤酒的雷狮,能睡到差点被送进医院。怀里这坨白团子就舔着他的锁骨和脖子,没安好心。

嘉德罗斯捏着他的尾巴,闭着眼睛:“格瑞,你再舔,我就把你从三楼丢下去。”

猫停下来动作,而后嘉德罗斯就被压着了。

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带着猫耳猫尾,面容俊秀透着股性冷淡的风格,银发垂下来遮住三分之一张脸,紫色的双目凝视嘉德罗斯。他用这样的姿态讨好的蹭了蹭嘉德罗斯,而后把他扣进了怀里,双臂一抱就是个枷锁,两个人贴的极近,嘉德罗斯都快窒息了。

“离我远点……”

格瑞贴的更紧了。

“你他妈……?!”

“嗯?”格瑞发出疑惑的声音,自顾自的摸:“没关系的,生小猫仔,然后我养。”

你他妈叼老鼠回来养吗?!

“我都说过了,男人不可能怀孕。”

嘉德罗斯气到没脾气,硬是转了个身背对着格瑞,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猫,要揍也下不去手,好在格瑞也不动了,就是乖乖的搂着他,嘉德罗斯实在太困了,连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清楚。

醒来的时候又是一身汗,被热的只差升天,嘉德罗斯赶紧掀开被子靠着虚浮着双腿走近浴室里冲凉,等换了身干净衣服清爽的走出来之后他才发现,格瑞似乎并不在。他也没有去找的意思,去冰箱里找了两块面包自个儿煎了个蛋夹着搭配果汁吃了进去。还没干下去一半,门打开了,格瑞提着大包小包从外边进来,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在看到嘉德罗斯的那一刻,耳朵尾巴都藏不住了,疯狂摇摆以示好感宛若一只狗。

嘉德罗斯连吐槽呕懒得吐了,你用这张阳痿脸来做反差萌的是吗。

格瑞这身高差不多得有一米八,嘉德罗斯撑死了也只有一米六五,但两个人四目相对气场也不上不下。

“嘉嘉……”

“这是什么鬼称呼?”

“……主人?”

嘉德罗斯没忍住一口果汁差点喷出来,天哪这是什么羞耻的台词,他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算了你还是叫嘉嘉吧。

“你去买了什么?”

格瑞提着东西过来,开始掏,本来是一些日常用品,衣服,和食材,到后面掏出了高级猫粮,和上一次他带格瑞出去,格瑞十分想要到嘉德罗斯觉得幼稚并没有买下来的黄色鸭子。感情是变成人了所以为所欲为了?

“你用我的钱去买这些东西?”

格瑞一抿唇,抬了抬眼,好像十分期待。

“……行了行了,我看不下去了。”嘉德罗斯一巴掌拍在自己眼睛上边,这张脸为什么出现了一种萌的感觉,喵星人真的会称霸世界啊。

而后,格瑞从袋子里掏出了各类打码玩具。

嘉德罗斯拿过一个,温和微笑,直接掰断。

甘霖娘鸡掰。

评论(12)

热度(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