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想活下去?那就站着跟我说话。”



只是因为感兴趣,所以才救了这个人与狼的孩子。

近些年我的名声大噪,说是金发的巫女,拥有毁天灭世的能力,我随手翻开一本故事集,比对了半天,倒是把我夸的有点像是众所周知的神。我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无聊的把玩裙子一角抬腿就架在了桌子上,兴致缺缺的想着凭什么男巫也要穿裙子,我打赌八十八个金币这是魔法协会那个凯莉自己的恶趣味。

从旁侧伸出只手来替我掩好裙角,认认真真的捧着我那条腿从桌子上撤下来,我闻见他沐浴后身上残留着的玫瑰花香味,湿漉漉的银发搭在肩头,还穿着那套俗不可耐却方便行动的衣服,看了就叫人倒尽胃口。从我捡到他那年计算现如今也不过十个年头,已经从个只会拽着人衣角的狼狈奶狗成长为这个十八岁的狼狗,或许他还会一本正经得纠正我说他是狼而非狼狗呢?


“您应该有像样的坐姿。”
“你应该清楚我是个男人。”
“即便如此,您现在穿着裙子,嘉德罗斯。”


一边用敬语一边毫不尊敬的唤我的名字,这个人心思难猜我也懒得揣测,我有心非要跟他作对,从裙尾开裂那侧又撩起来,狠狠踹他一脚让他有事就说没事快滚。我捡个人回来原本是因为想养养了,闲着无聊对战一场岂不是酣畅淋漓?可这个榆木脑袋烂冬瓜,端着张一看就是正人君子的好人脸,劝我年纪大了消停点否则腰都得折了。我想了想似乎本来就没有询问他的意愿,到场操起神通棍帮他疏通了筋骨让他滚球。他滚了,一滚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大仇已报所依旧在刻苦锻炼。

他躲了躲,扣着我的脚踝叹了口气,他的意思大仇已报想要去周游世界所以来告辞的。我看着他这苦大仇深的样子还以为又横路而出新的仇人,我听了心里烦躁,养的畜生天天往外跑还要走了不回来,索性砸一颗苹果过去,抽了脚便要走。谁想理会他的什么江湖大道,我千百年来已经足够风风雨雨,现如今待在这地方也不过是懒得再行,他要走便走,我只当没养过这只白眼狼。


“嘉德罗斯……”


他在背后叫我,双臂一揽牢牢扣住了我的腰,说起来也是生气,怎么这人明明才十八岁,就比我高出不止一个头来。他的银发还是往下落着水,我嫌弃的要死,扯开他的双手又被正对着扯进怀里。


“你不想我走可以直说。”
“如果你只是想听这句话,那么你还是快滚吧。”
“要么你跟我一起走。”
“做你的春秋大梦。”
“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很喜欢。”


他不说话,低头来寻一个吻,就算被我咬破了唇出了血也像是在复仇一样锐不可当。我当然知道他喜欢我,喜欢得每天晚上都要溜进来看上几个小时,我是哪里的教育出了错,变得这样不对劲?


“好吧。”


于是我说。


“只要你放开我,什么都好说。”

评论(6)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