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不良少年》瑞嘉

★空间锦鲤第二篇。 @狐蝠 

 

 

 

  

 

“三年A班嘉德罗斯。”

 

眼前的少年金发迎风肆意向后飞舞,五指手套包裹住显得小巧的手掌,棒球棍在肩头架住,夕阳的余韵落下一地的光辉,他的笑容像是第二个太阳,刺眼而耀目,面颊上的ok绷与星星贴纸随着说话而移动,令人不可忽视他面颊得圆润和柔软层度。

 

“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吧——但是、喂?”

 

随着唇角笑意的扩大,嘉德罗斯在背光黑暗里灼灼生辉的双目,是老虎般的竖瞳,金灿灿的,点燃野兽的焰火熊熊燃烧,他的尖牙也锐利,整个人蓄势待发就像是猛虎早已张开血盆大口,捕食猎物的前一瞬间。

 

“谁说过,你们可以动这个家伙了。”

 

下一刻,他从高墙上一跃而下,棒球棍迎头痛击。

 

像是一束四处游走流动的光。

 

站在角落里的人静静凝视着这个场面,倒不如说他眼里只有嘉德罗斯,连眨眼都快速而短促,生怕自己错过了某一个画面般,连握住背包带的手指都悄然缩紧。而嘉德罗斯快速的解决了这群勒索人的不良少年——他的同行。

 

他回过头,看着学校里著名的好学生,格瑞。

 

对方一身衣服干干净净,依旧笔挺的校服,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得贵公子,而嘉德罗斯穿的宽大有有点嘻哈,手腕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是鲜明的两个极端。嘉德罗斯犹豫了几次要说什么,最终也只提起棒球棍继续扛在肩头,耳根通红转过头,像是还在在乎什么。

 

“下次别走这条路。”

 

“好。”格瑞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嘉德罗斯也没难为他,扛着棒球棍就走,也没管趴着翻滚的一群人,脚步匆匆颇有一点逃跑的错觉。而格瑞淡然的收回了视线,缓缓走到领头那个学生面前,在他抬首之际抬脚踩在他的面上。

 

“刚刚你说什么。”

 

“就算是嘉德罗斯,你也不怕,他就是个小屁孩?”

 

“你也配喊他的名字。”

 

三分厌恶已经是流露太多的情绪,格瑞碾压着他的脸,在惨叫悲鸣声中逐渐转化为另一种凶狠,这句话说出来比遇上嘉德罗斯本身还恐怖,他也没说过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

 

还未转学到凹凸时,格瑞还是一所三流学校的学生,护着自己的发小,从底层一拳一拳打上去,对自己的未来稍微也有点茫然,直到他看到了嘉德罗斯。他是地上的太阳,是神馈赠于世人的礼物,否则怎么会如此耀眼,即便是在血液横飞里也能像是绝世美景。

 

他们都说,嘉德罗斯是凹凸高中的第一名好学生。

 

他们都说,嘉德罗斯是凹凸高中排名第一的不良少年。

 

他们都说,嘉德罗斯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不怕打死人,因为他老爸很有钱。

 

格瑞想了很久,梦里抓住了一颗星星。

 

而后他的所有志愿里都填了凹凸高中,金不可置信,他问格瑞,你的成绩虽然好,但凹凸高中可是好大的学校,姐姐说超级难的,你真的要去?格瑞默不作声点了头,从此以后不论上下学都捧着书本,上课认真下课还认真,放弃一切玩乐的时间一心一意扑进去。他本身就不差,愿意读书老师也高兴,乐于看自己教导出一个极好的学生,便也私底下给他补课。到成绩出来那一天,格瑞以超出分数线十几分的优异成绩被录取,成了嘉德罗斯的学弟。

 

嘉德罗斯比他小,但是聪明,所以一连跳级到凹凸高中,现在似乎也烦的不跳了,所以格瑞来时嘉德罗斯还是三年级的学生。

 

格瑞在继续做不良和嘉德罗斯一起,还是继续做个好学生之间选择了良久,最后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做个好学生,成绩也引起了学校和嘉德罗斯的注意,为了和格瑞比试他还特地让学校把格瑞提到了高三。格瑞没反对,校方配合,所以格瑞和嘉德罗斯终于成了同级生。

 

他十七岁,嘉德罗斯十五岁,是虚岁。

 

嘉德罗斯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就是格瑞?”

 

格瑞回的第一句话是:“你为什么才十四?”

 

“是十五!”嘉德罗斯瞬间炸毛。

 

格瑞想了又想,他觉得自己还得等三年,但是嘉德罗斯天天在他周围跳,问这问那的,他也没那个柳下惠的精神,最终还是在嘉德罗斯把他堵在角落里的时候,低下头给嘉德罗斯一个吻,吻在柔软的唇瓣上,将他吻了个大脑当机。唇齿间的纠缠是不自觉的,格瑞摸索着开了隔壁杂物间的门,托着嘉德罗斯两条腿就抵在了门上。

 

“嘉德罗斯……”少年人的青春总是一触即发的,嘉德罗斯憋的满脸通红,他早熟也明白这是什么事,竟没有拒绝,安安分分被剥了个干干净净,从里到外,通通的被进入了。格瑞的手指是魔术师的手指,能够点燃他的热情,上下沉浮,是遇上海难的人抱着浮木沉沦着,格瑞就是嘉德罗斯的浮木。

 

大腿上残留着牙印,三天后才消去。

 

但是那天之后嘉德罗斯是看见格瑞就有多远跑多远,迫使格瑞不得不另辟蹊径,走这条不良少年多到令人发指的街道,引的常在这里的嘉德罗斯出来救他。

 

嘉德罗斯,你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我已经忍耐不住了。

 

我唯一想要的东西,就是你。

 

格瑞收回脚,居高临下,紫色眼眸里半点温和不在,令人胆战心惊。他挪开视线,朝着嘉德罗斯离开的方向走去,这条路的最尽头,嘉德罗斯的基地,如果没有调查错误。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有没有人告诉你,外表冷淡的人,内里最为执着。

 

 

评论(15)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