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你要做什么!”

 

顾栎在这一刻终于惊恐起来,曾以为所有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却在这一刻发觉,面前的陈言若恐怖如斯,她什么都看穿看透。却仍旧一言不发,步步为营。

 

现在他四肢被符咒定在身侧,整个人是大字型,一动也不能动,陈言若跨坐在他身上,黑发垂落在肩头,他的心却不会再为这份美丽而跳动。

 

绿色的箭出现在陈言若手掌心里——陈家禁宝:上穷箭。

 

陈言若一言不发,在顾栎惊恐的呼唤中狠狠将它刺入顾栎的心脏,这一刻她从来都冷淡的双目里突兀的出现了泪水,积蓄着从眼眶里滴落,落进他的伤口里。顾栎几乎疼的昏厥过去,但是他还是挣扎着抬起钳制消失的手,他说。

 

“……别哭、别哭……”

 

千百年前,你还叫季雨,穿着那件红裙子,为我跳舞。

 

陈言若狼狈咬着下唇,半张脸眷恋贴在顾栎的掌心里。

 

“阿栎……”她说:“阿栎,你不应该,你不应该被权利冲昏头脑,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将来,杀了纤纤,不应该杀纤纤第二次……”

 

“阿栎,她真的,很喜欢你……”

 

那你呢?顾栎第一次见她哭,也是最后一次,他还未问出那句话眼神便暗淡下去,连声息都消失了,陈言若伏在他的胸膛上,无声悲鸣。

 

阿栎。

 

你为什么,要杀纤纤。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