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画手与文手的火花之恋?!》瑞嘉

★是时候把草稿箱里的压箱底拿出来了………………

★画手瑞x文手嘉。

 

 

 

  


在这个网络的时代,一件事情发展的速度会让你惊愕,只是喝杯水的功夫大江南北就全都看了个干净,常人是这样,更不必说本就拥有万众瞩目的名人。

 

嘉德罗斯此刻坐在电脑面前,陷入了沉思。

 

在LOFTER这个软件上他一直是顶级的写手,不论是粉丝数量还是其他全都是排名第一,无业游民等着继承家里几十亿的嘉德罗斯沉迷这个软件已经好几年。他的文风像是巨棍从天而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令人屏住呼吸,不自觉的小心翼翼去踏入,随即被卷入狂潮里,像是节奏劲爆的乐曲根本停不下来。虽然也有人觉得太疯狂,但是毕竟是少数,谁也阻止不了嘉德罗斯飙升的人气。

 

而此刻让他陷入沉思的,是与排名第二的画手有关。

 

对方圈名烈斩,头像是柄绿色的刀,好多年没改过,言简意赅不多说废话,却也不是沉默寡言,总而言之不是什么亲近人的好家伙。画技好到逆天,据说是能够画出皮肤上血管的精细,每一张画都是激起千层浪的巨佬。

 

按道理来说画手一般更能比文手吸粉,但是嘉德罗斯一直凌驾在烈斩的头上,差的还不止一两百个。

 

他们认识当然是因为烈斩画了嘉德罗斯文里的一个片段,他本没有看见,是无数个人的呼唤下他好奇的去看,从此一发不可自拔的要跟烈斩约。烈斩答应了,他们成了绑文绑画,一起创作的文画是两个人叠在一起的热度,并且一起出了两个本,虽然嘉德罗斯看不上那点钱,但烈斩似乎很需要。

 

认识了几个月,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段子图画已经满天飞,似乎每个人都在逼婚他们。

 

嘉德罗斯觉得搞笑,虽然他的确是耽美写手,但跟烈斩这种男人在一起他是想也没想过,他听过烈斩的声音,低沉的像是他写的每个攻。不过他也开玩笑的一样去说了——要不要凑合一下在一起算了?

 

第二句话还没发出去,烈斩回复了他。

 

“好。”

 

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

 

嘉德罗斯还没回过神来,消息提示特别关心烈斩艾特了他,他强忍着忐忑点进LOFTER。

 

  

烈斩:如你们所愿。我与@大罗神通棍 在一起了,谢谢大家。

 

 

回复已经几千条,清一色的尖叫和祝福999,嘉德罗斯冷静的喝了杯水,粉丝群已经炸了,网络上截图满天飞,营销号个个爆炸输出,全天下都知道他跟烈斩在一起了,他要怎么说——这只是个玩笑??

 

【前五联盟聊天群】

 

【雷神之锤】喂?

 

【雷神之锤】你们就这么偷偷摸摸在一起了?

 

【双剑】?真的在一起了?

 

【斗魔天刑】恭喜。

 

【烈斩】嗯。谢谢。

 

【烈斩】@雷神之锤 是光明正大。

 

嘉德罗斯沉稳的看着群里的聊天记录,深呼吸一口气。

 

【大罗神通棍】喂!!!

 

【雷神之锤】呵,光明正大?别说你们是今天才在一起?

 

【烈斩】是十分钟前。

 

【双剑】……不知道怎么说,不过我还是祝福!

 

【斗魔天刑】约个时间面基好了。

 

【大罗神通棍】?!

 

【雷神之锤】哟,正主出来了?

 

【雷神之锤】我定了一箱byt,送给你们做礼物?

 

【双剑】??你不要太过分。

 

【大罗神通棍】滚!!

 

【烈斩】不需要。

 

【烈斩】@斗魔天刑 好,我同意。

 

【双剑】@斗魔天刑 我也是!

 

【雷神之锤】别让我看见双剑是大腹便便的糟糕大叔就行了。

 

【双剑】……。

 

【雷神之锤】被管理员【双剑】禁言12个小时。

 

【大罗神通棍】……

 

【烈斩】自求多福。

 

【斗魔天刑】那我去看日子。

 

【大罗神通棍】啧……

 

【烈斩】神通棍,看小窗。

 

【大罗神通棍】哦。

 

嘉德罗斯给自己打了气,烈斩这个人平日里还蛮好说话的,如果是好好的说应该没事,就是粉丝那里解决起来会有点麻烦……嘉德罗斯在自己的99+消息里一眼看见了,置顶的那几个里特别关心的烈斩,给他发了一张图片。他点进去一看,瞬间一张帅到直男变弯的脸充斥了视野,嘉德罗斯愣在原地,随后烈斩发来了语音通话,嘉德罗斯下意识的接了起来,他在那头低低的说话。

 

“我很少拍照,刚刚拍的。”

 

“……我很高兴,你也喜欢我这件事。”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格瑞。”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的脸,那张脸带着点大学生的稚嫩,眼角眉梢却都染上了社会里磨炼过呢味道,声音低沉,像是小心翼翼的感觉,他的心脏怦怦跳动,头一次体会到了小鹿乱撞的感觉,哽了半天,嘟嘟囔囔的开口。

 

“……嘉德罗斯……”

 

烈斩没有催他说话,现在听到了名字似乎非常轻的笑了一声:“你在害羞?”

 

嘉德罗斯怒吼了声闭嘴,却情不自禁的抿着唇,把脸埋在臂弯里,悲哀的发现自己可能也是个看脸的人,他现在完全没办法拒绝烈斩了,还开始脸红。格瑞没有挂断,和嘉德罗斯聊了许久,期间有佣人进来收拾东西,唤了他一声少爷,格瑞听见了,默不作声了一阵,再开口也没有任何异样。

 

嘉德罗斯想起来他似乎说过,自己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赚的。从来不知道穷人什么感受的嘉德罗斯纠结了一阵子,他偷偷的说。

 

“格瑞,你是觉得我们差很多吗?”

 

“嗯。”

 

“……那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格瑞回答的很快:“我会努力配得上你,而不是放弃。”

 

嘉德罗斯冲天冒烟:“可是你都没见过我,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况且……”嘉德罗斯嘟囔着:“我们都是男的,看你也不像同性恋。”

 

“一开始,只是觉得你还挺可爱,一直缠着我要合作。后来发现你的高傲,才华,还有其他很多方面的东西。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只是,我看见你找我就会想要笑。——我还蛮少笑的。”

 

格瑞说的很认真:“其实我想了一下,你可能是开玩笑,而我当真了。嘉德罗斯,你可以拒绝我。”

 

“……”

 

“别异想天开了,格瑞。”嘉德罗斯笑了起来,他眼睛亮晶晶的:“你以为你还跑的掉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的自己,但我知道一件事情,我很开心。”

 

“恶心死了!”嘉德罗斯说,而后他又笑,连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微笑:“那么就这么定下来了。”

 

“今晚可以视频吗?”

 

“当然,不然一起开直播吧?”

 

“好。”

 

嘉德罗斯挂了电话猛然僵硬。……他是不是忘记自己刚才想做的是什么了?

评论(14)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