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不写了

格瑞接到嘉德罗斯的电话时,还在犹豫着是否要接通。

 

他和嘉德罗斯的关系正是暧昧模糊的时候,不清晰的爱和混乱的错觉堆积在一块,信息素浮动时那些躁动是身体自然而然还是自己真正的意向?他有些止步,获得某种东西就会丢弃另一种东西,称之为等价交换,他需要想清楚是否需要这种交换。

 

但最终他还是接了电话,告诉自己,只是因为没有理由拒绝而已,下意识去猜测嘉德罗斯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来找他针锋相对还是一点似是而非的话。

 

可惜都不是。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甚至不是嘉德罗斯的声音,偏向于冷漠的少女的声音。

  

“二十分钟,来嘉德罗斯家。”

 

“……你是谁。”

 

“格欣欣。”电话那头顿了顿:“你的女儿。”

 

这就是他赶到嘉德罗斯家里得目的,他和嘉德罗斯的女儿?八字还没一撇,怎么就成了,跳过了那么多直接砸下来一个女儿。他摁了铃,开门的的的确确是一个金发小女孩而不是嘉德罗斯,随之而一起涌出的是omega的信息素。少女扯着格瑞的领带把他丢进去,手持信息素分解喷雾,快速朝着门口喷了几下便关上了门。

 

“格欣欣?”

 

格欣欣点了点头,看着已经有点被蛊惑的格瑞,怀里捧着的薯片袋子被她捏的发出声响,随手抓出两片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话:“他在卧室。——别看我,与其让他纠结给不给你打电话,我清楚他会给你打,所以我打给你。”

 

她冷淡的几乎不像会是嘉德罗斯的女儿。

 

“如果你不进去,我就会死掉。”

 

“我是无所谓,你自己看着办。”

 

格瑞有点愣,他看了看格欣欣,后者捧着薯片窝在沙发上,无动于衷,就好似这屋子里没有肆虐的信息素,没有格瑞,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他转头看向里屋。

 

格欣欣伸了个懒腰,金色眼睫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