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我杀了她。

 

这是个不可争辩的事实。

 

她死了,死在人迹罕至的城市,死在呼啸而过的风里。我蹲下去看她的眼睛,睁的太大了,下一刻是不是还要再眨眨眼?她残破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嘶哑的声音了,风从鲜血淋漓的口子里钻进去,模拟她生前的活动,血不太红,暗沉下去了,风沙迷眼,但她再也没有必要为风沙而流泪了。

 

她死了,死在我的手上,死在别人的手上,死在自己的手上。不止一次。

 

她的眼睛太大了,人们都在说。

 

所以我挖下她的眼睛,用石头来代替,我掏空她的胸膛,放进一堆又一堆的石头和垃圾,用鱼线来缝上开口,把肋骨敲碎了再重塑。

 

她的心脏在我的手里,一动不动,她的眼泪都收集了三五盒,太多了。干脆连泪腺直接拔除。

 

你不应该继续死了。

 

我是这样想的,我看着她从高台上跳下来,看着她被父母推下去,看着她被朋友推下去,看着她被生活推下去,每一次她都在顽强的抵抗,每一次都是重重砸在地上,血肉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失去呼吸的她会再次回来,一边哭着一边颤抖,把自己缝缝补补,用衣服遮起来,好好的去活着。人们对她的死视若无睹,对她的活毫不意外,而后再一次,重蹈覆辙。说真的,她自己没有责任吗?也有的,她不应该懦弱,不应该尖锐,也不应该超出正常的界限,她得做个正常人——至少得为这个世界改变自己。

 

我杀了她,因为我要重塑她。

 

我要扯断她脑子里那根硬邦邦的线,用锯子锯断,用斧子劈开,拿锤子砸个稀巴烂。

 

我要她活过来的时候是这样的人。

 

我要动手了。我给自己打气,而后她抬起手,抓住了我的手,大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

 

“你做不到啊……”

 

我愣了一愣,回过神来,我躺在地上,风沙灌进喉咙里,全身的血都流空了,我抓着的手,那只手的主人长着一张我的脸。她溢出的眼泪能装满三五盒,颤抖着伏在地上,嚎啕大哭。

 

“对不起……我做不到……”

 

“唯有这个……”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