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原罪

我不负我。
你不负你。
各自安好,各自安。


已退。
有幸来过,有幸被你看见。
人海茫茫,别回头。

《我的大哥非人类「上」》雷卡

★现代非人无血缘设定。
★复仇卡和帮忙复仇的触★手雷狮。
★这里设定堕灵是「原本是神明,仍旧有人信奉但自甘堕落的灵,与世界同寿,仍旧遵守世界运转规则,每年神隐事件的罪魁祸首,最多不会出现两个这样的存在。」。没有任何正确真实性。
★人物身份来源于@本纪暴打ky ,梗源也是纪纪。
★中间部分走链接,原因你们都懂了。






“卡米尔,对吗?”

“是的。”

“你的父母说你失踪了,你的的确确是迷路了吗?”

“是的。”

“整整一个礼拜了,你是怎么活下来,又是怎么回来的?我们很想知道。”

“我不清楚,我在森林里,只能吃点果子,意识也不是很清楚——非常感谢你们刚刚的面包,我想我未来一定会珍惜食物。”

“没什么的,好孩子。你实在记不起了吗?”

“是的,先生。”

坐在木椅上略显单薄的十六岁少年这样说着,他的双手放置在大腿上方,双腿合拢显得有些防备,过分苍白的面容搭配失去血色的唇瓣,黑发过长得遮住几分眉眼贴着纤细脖颈,苍色双目宛如深潭般幽深。他的状态看上去令人十分的心疼,以至于本身需要的详细回复就这样被笼统带过,也没有人会为难他。他说这句话时,微微的压下头,声音很低。

“我什么也记不清了。”

今夜依旧平静,灯火下的家人和睦相处,相比较于一般家庭来的奢侈的用餐,刀叉与碟子几乎不会发出任何碰撞声,卡米尔因为休息而恢复了些许生气,但仍旧是阴沉着坐在一旁,小口咀嚼着小牛肉。温婉的女主人为他加满了橘子汽水,沉稳的男主人关心着他身体的状况,卡米尔将最后一口牛肉吃下,捧着橘子汽水小口抿几口,这才起身说一句吃饱了,也没有管他们是否听到了转身便上楼去了。

“他真的忘记了吗?”

“不可能忘记,装的,他还想活下去。”

“怎么办?他会……”

“等这段时间过去,下一次,下手狠一点。”

“嗯,都听你的。”

谁都戴着一副人皮面具,装作是无事发生的模样。




一个关上的门






这是他捡到的宝物,从天而降的。

他垂着紫色眼眸凝视卡米尔高潮的面庞,心里涌现的满足感不可忽略,在这个神灵差不多死绝的世界上,他这种堕灵反而因为各种负面能量活的滋润,但雷狮对人类生活玩过一百多年夜没了兴趣,因此就在自己的洞穴里打瞌睡,谁曾想某天掉下来个小孩子,还好他接住的快,否则就掉下去摔死了。

他雷狮也不是什么好人,龙蛇混杂的年代里杀过得人数都数不清,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接住了这个孩子。

“你是什么?”

这个孩子问。

“你觉得呢?”

他反问了,孩子的眼睛在黑暗里都明亮,但是除了面对死亡的恐惧之外压抑着不甘,面对他没有任何害怕,只是摇了摇头,咬着下唇不说话。鬼使神差的,触手便挑开了那孩子的衣服,雷狮咬着他的耳朵尖问他的名字,于是他便知晓了这个名字——卡米尔。

“你不害怕?”

“我见过更黑暗,更可怕的。”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我帮你回去,你就每天都跟我做。”

“即便我不同意,结局也一样。”

“聪明的小孩有糖吃。”

他们在洞穴里做了好几次,卡米尔骨头都要散架,而后才重回了地面,他可以不吃不喝,卡米尔却不能只吃果子,这对他的体力没有任何帮助。

他将卡米尔做的精疲力尽,再一次沉沉睡去之后才收回了缠绕的触手,望向门的视线阴冷深沉。

既然是卡米尔想要报复的人,那就忍忍。

让他自己亲手来。

最终他也躺下,用人类的双臂搂住卡米尔,满足的一起睡去,他们额头抵着额头,坦诚相对的贴在一块,像是在洞穴里的那些时日。他又记起来自己告诉卡米尔自己名字之后索要特殊称呼时,少年抬起的眼睫下双目带着他无法挪开视线的光芒,薄唇开合吐出了话语。

“大哥。”

评论(19)

热度(244)